新筆趣閣 > 玄幻小說 > 修真大魔 > 第8章,吞噬,煉化。宗門生死場(一)
    煉神訣不停的運轉著周天,將從暗金爆熊體內吸收而來的妖元去蕪存菁,轉化成精純的靈氣,補給到王辰體內。

    王辰感受到自己體內的靈氣不斷變得純粹而強大,不由得感受到陣陣舒適。

    吞噬之術,就是如此快速而強大。

    根據煉神訣記載,練氣階段的煉神訣,只需要不斷的吞噬煉化普通的妖獸。便足以完成練氣階段的靈氣積累,直至達到練氣九層的圓滿境界。

    如果從練氣三層晉升到練氣四層,便需要煉化吞噬十只對應境界的妖獸。

    。。。。。。

    如果從練氣八層晉升到練氣九層,便需要煉化吞噬十只對應境界的妖獸。

    練氣境界的煉神訣,便是如此的簡單而純粹,只需要修煉即可。

    只是這等神通秘訣,又豈是能夠輕易獲得的。

    在斷痕山脈中,王辰開始了不斷的修煉之旅。

    雖說只要王辰能夠將自己的手掌,放到妖獸的腹部,便能夠將其妖元的核心吸收。

    但是身為靈氣修煉者,同境界的狀況下,肉身的強度是肯定不如妖獸的。

    就在這樣盤旋試探的過程中,王辰終于找到了一個快速便捷的方法。

    那便是使用隱匿之類的法訣,成功隱藏自身的氣息。

    即便不能每次成功,王辰十次中也能夠成功七八次。

    中間盡管有過一次驚險的冒險。

    那是一個十分黃金色的獵豹妖獸,動作十分敏捷。如果不是王辰已經在吸收了很多個妖獸之后,對危險的嗅覺已經經過提升。險些便被那個獵豹妖獸騙過去。

    以為那個妖獸看不到自己,直到看到那個獵豹妖獸嘴角似乎動了動,看起來像是人類的微笑。

    王辰這才想起來,一部分妖獸也有著進化出智慧的可能性。

    當即拼著重傷的可能性,直接快速沖向那個獵豹妖獸。

    最終終于是在腹部傷口撕裂的情況下,解決了那個妖獸。

    危險所在的地方,就是收獲所在的地方。

    王辰在這樣一頭獵豹妖獸的身上,直接獲得了同等級妖獸五倍的靈氣。

    時間很快流逝,半個月過去了。

    王辰的修為已經成功晉升到了煉氣七層。

    修煉了煉神訣的修煉者,修煉速度就是如此快捷。

    只是正如煉神訣中所記載到的,修煉速度過快,極其容易導致修煉者心中出現心魔。

    如同此刻的王辰,短短半個月,從練氣三層修煉到練氣七層。

    王辰看著自己的雙手,神情已經有些恍惚。

    雙手之上,仿佛已經飄浮了一層淡淡的血色。

    血腥的殺戮,會使一個正常的人,變得神志不清,甚至分不清這是現實,還是未知的世界。

    慢慢的,王辰的眼睛之中,也慢慢的漂浮起來血色。

    這個時候,王辰腦海之中突然浮現出自己母親的身影。

    被囚禁在暗無天日的地方,終日沒有什么期望。

    王辰的心中,突然就涌現出了一股動力。自己怎么能夠被這樣程度的血氣影響呢。轉瞬之間,內心中的力量,或許可以被稱之為心的力量,瞬間將這股血氣擊敗。

    王辰的眼中,重新恢復了光芒和清明。

    王辰決定,就此回到宗門之內,休整一段時間,再來到斷痕山脈進行修煉吧。

    宗門之中,王辰回到自己的木屋之前,休息片刻。

    在任務大殿交接任務。帶著儲物袋,將其交給妖獸材料收集處的弟子,王辰的弟子木牌上,頓時多出了一萬點貢獻點。

    可不是每個人都能像王辰一樣,有著這么高效的獵殺妖獸的手段。

    之后,王辰便來到宗門的生死場之中。

    小難宗的地域十分大。

    盡管外門弟子所占據的區域十分小,卻已經是分為了好幾塊地域了。

    宗門生死場,是專屬于練氣七層以上的修士,才能來的地方。

    王辰站在峽谷上,茫茫峽谷中,無數的人在使用武器或者法訣對拼。

    縱目望去,僅僅王辰視野可見的寬闊地帶,便有千百之人。

    在未見到之處,恐怕是有成千上萬之人。

    王辰帶上從宗門煉器閣用兌換的面具。順著鐵鎖從天而降,落在了生死試煉場中。

    踏入練氣六層以后,才能真正體會到修行的強大和快樂。也才能算是小難宗的中堅力量。

    如果在入門一年內,沒有達到練氣六層的境界,便會被從小難宗中驅逐出去。

    生死試煉場,也就此成為小難宗中頗受弟子歡迎的地方。

    凡是修為突破者,皆可來到此處進行磨礪。

    當然,雖然名為生死試煉場,一旦出現涉及生命危險的情況,還是會有駐守在此處的宗門長輩出來阻止的。

    王辰順著鐵鎖降落的地點,是一個頗為平坦的地塊。

    順著前方走去,王辰看著一個又一個的對決。

    約莫十分鐘后,便有一個魁梧的壯漢走到了王辰的面前。

    二話不說,直接以火球術向王辰打起了招呼。

    當然了,這又是一場無聊的戰斗。

    戰斗的結果,以魁梧壯漢倒在地上,直至停留了一刻鐘的時間,壯漢才從地面上爬起來。

    王辰看著緩緩爬起來的壯漢,說道,“這位師弟你還是好好修煉吧。你太弱了,根本起不到磨練我的作用。”

    雙方都戴著面具,根本不知道誰是誰。

    只是王辰的聲音明顯帶著一些稚嫩,壯漢的聲音卻是帶著一些粗獷。

    壯漢道,“這位師兄確實強,而且聲音聽起來還這么年輕。我一定謹遵教誨。”

    強者為尊,在小難宗是一條毫無疑問的定律。

    王辰繼續往前走,又陸續解決了幾個看起來很強的宗門弟子。

    “哇,這位師兄好強啊。外門弟子榜單上,好多有名的師兄都被他擊敗了。他戴著面具,應該是最近新出現的高手吧。”

    “畢竟,以前那些已經成名的外門師兄,是不會帶著面具的。”

    “哇,我就喜歡這種類型的強者。我一定要想機會要到這位師兄的聯系玉簡,想辦法做他的伴侶。”

    許多目睹了王辰大殺四方的場景的外門弟子,一臉羨慕而敬畏的,看著慢慢向擂臺走去的王辰。

    在宗門生死場中,分為外圈和內圈。

    外圈,適用于弟子進行一些非生死搏斗之外的比拼,只要不出現生命危險,駐守的長老一般不會干預現場的比拼。

    內圈,則是真正強者的天地。無數個擂臺擺置在那里,等待著真正的強者去上面互相搏斗拼殺。

    駐守在內圈的長老,只會在適當的時候,設置并且加強擂臺上的防御圈,以免戰斗風波波及到四周的觀戰弟子。

    凡是上了內圈擂臺,生死勿論。

    只有勝者,才能活下來。

    至于敗者的生死,全在勝者的一念之間。

    當王辰走上了其中的一個擂臺上時,一個黑色的面具便被扔到了擂臺上。

    一個身材瘦削的男子,走上了擂臺。

    這是無畏的表現,更是一種對自身的自信。

    這個時候,擂臺周圍的弟子,又開始喧囂了起來。

    “原來是展風師兄。展風師兄可是我們小難宗外門弟子的實力榜前一百名。在這次外門弟子大比中,是有希望獲得前十名成為內門弟子的啊。”

    “這個弟子是誰啊。應該不是我們外門百強弟子榜單上的人吧。只有像我們這樣,沒有什么名氣,又沒有什么實力的人。才會帶著面具,怕打了人被人認出來吧。”

    “總而言之,這將是一場精彩的比賽。已經很久沒有弟子敢于挑戰展風師兄了。而還是在生死比武場上。人死了,可就是白死了啊。”

    “也不知道是哪個小白,被忽悠了,要和展風師兄一決生死。唉,真可惜呀。又是一個稚嫩的小白菜沒了。”

    咣當一聲響起,對戰的雙方緩緩走上了擂臺。

    兩個人站在那里,一刻鐘過去,都沒有說話。

    他們都感到了,那是能夠給予自己生死威脅的一個對手。

    如果不能夠謹慎對待,等待自己的,就只有死亡。

    王辰沒有搭理擂臺下嘰嘰喳喳的人群。此刻,他的眼里,只有眼前的那個人。

    盡管如此,王辰還是聽清了,眼前的這個人叫做展風。

    兩個人站在那里,互相對視著。仿佛是找到了自己一生的宿敵一樣。

    王辰也沒有什么想法,只想著迅速解決眼前這個敵人,然后繼續解決下一個敵人。

    這種級別的對手,特指練氣階段的敵人,已經很難是王辰的一合之敵。

    這個時候的王辰,一只手撐著下巴在考慮什么呢?

    展風已經是外門弟子百強榜上的人了。這種級別的弟子,被自己一下子秒殺了之后,會在宗門里產生什么樣的影響呢。

    嗯,這是一個問題。

    只是思慮一會,看到對面的展風已經滿目憤怒,怒氣沖沖的看著自己,王辰覺得,是展露自己伸手的時候了。

    雙手凝聚青色的靈氣,王辰身輕如燕,向展風沖去。

    展風早已按捺不住自己攻擊的心情,土黃色的靈氣凝聚在掌心,同時向王辰沖去。

    結果顯然大跌眾人的眼睛,只聽啪啪的兩聲輕響。

    一個身影從擂臺上飛了出去。

    眾人定睛一看,竟然是被眾人所吹捧的展風。

    “怎么可能呢,這個弟子肯定作弊了。一個毫不知名的弟子,怎么可能一下子將展風師兄一下子擊敗。”瞬間便有展風的擁躉上前爭辯道。

    “你看看,展風師兄的擁護者就是這么看不得別人比你強。只會詆毀別人哦。這里自然是有長老的神識遍布這里的每一處。如果你不相信,就和我們去問問長老啊。”當王辰擊敗展風之后,瞬間便有了新的粉絲。。

    場面一度陷入亂糟糟,沒有人能讓眾人安靜下來。實在是,這位新出現的弟子,沒有揭開面具,無人知道他到底是哪個派系的弟子。

    王辰和展風的擂臺前,眾人便在此喋喋不休,無人去理會已經倒地許久不起的展風。



親,點擊進去,給個好評唄,分數越高更新越快,據說給新筆趣閣打滿分的最后都找到了漂亮的老婆哦!
手機站全新改版升級地址:http://m.xbiquge.la,數據和書簽與電腦站同步,無廣告清新閱讀!

安卓版千炮捕鱼联网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