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筆趣閣 > 穿越小說 > 名相 > 第二百三十四章 再遇白玉婷
    周若成在學校里逛著逛著就已經到了上課時間了,這里是教學樓相連的綜合樓,大部分特別課程的教室都在這里,由于周若成是主課老師,所以大部分時候也不會到這個地方來,看著一個個的教室門口貼著的門牌,周若成背著手往前走去。

    “家政教室、形體教室、電腦教室、化學教師。。”周若成一邊走著一邊嘴里鼓搗著教室的名稱。

    然后走著走著,自己就走到了一個拐角處,而這里的教室的就打了,周若成抬頭一看,階梯教室。

    再從后面的窗戶往里面一瞧,發現現在正在上課,不過看人數的話大概不只一個班的學生,大概是在上集體課程。

    什么是集體車程呢?周若成也只是有所耳聞,就是類似于興趣課,雖然每個班都有上的義務,但是不算在總成績里面,每個星期也只有一節課的那種。

    不過周若成也不知道這興趣課到底是什么,處于好奇周若成也走了過去。

    階梯教室的后門果然沒有關上,周若成就好像那些突然進來突擊檢查的教導主任一樣抱著手悄咪咪的從后面往里面探進頭來。

    自然是有不少學生發現了周若成,因為這種課程本來就是學生們稍微放松一下用的。

    不過上面的老師沒有因為周若成的突然出現而打斷教學,還在講臺上侃侃而談。

    講的因該是大華之前的一些歷史,和大華過的正史不同,講的應該是屬于一些分支,雖然和考試沒有什么關聯,但是如果和別人吹牛逼的話這也就是吹牛的資本。

    周若成對這些方面的知識一直都是很喜歡的,本來只是想稍微停一下,可不想越聽就越對周若成的胃口,然后干脆就直接在最后一排坐下了。

    在一些學生好奇的眼神里,周若成就和這些學生一樣,聽著這個老師的講解。

    而且即便是興趣課的老師,這個看起來年紀不大的老師似乎也有自己的過人之處,現在老師大多數的教學都是用多媒體來完成了,特別是文科的教學,國書院自然也是有相應的教學軟件下發的,有些老師也直接用自己制作ppt來進行教學。

    周若成倒是沒有用ppt,因為他的那種教學方式沒有是沒有道理課講的,就好像說一個蔥油餅很好賣,一天可以賣他個幾百上千個,但是這個餅卻不能做大,因為只有他親自做才有這個效果。

    而面前的這位老師,在這么繁瑣且需要文字展示的課程,這小姑娘竟然用的是手寫板書,在黑板上寫的密密麻麻的的,但是一點都不紊亂,還非常的有條理,在奮筆疾書的同時也沒有落下講解的進度,唯一的一點就是這是一種單方面的傳授,不少同學都是在做自己的事情,畢竟這種課程本來就是為了讓大家知道一些課外知識的。

    但是周若成卻聽得津津有味,本來就喜歡看閑書的他對這似乎了解但是了解的不透徹的野史是異常的感興趣。

    同時周若成也為這些學生感到惋惜,因為這些野史很多都是外界沒有記載的卻很有說服力的文獻,也只有一些吃飽了撐的的家伙才會去研究這些文獻,還有就是很多文章現在都是絕世孤本,大部分被藏在國書院的藏書閣里,在外界根本就搞不到,就算是找到了也是不完整的,這也是那些學士擠破頭的想要進入國書院的原因。

    難道這姑娘也是國書院的人么?周若成心里這么想著。

    仔細的開始端詳起這個姑娘來。

    長長的頭發帶著一副圓框眼睛,看著她稚嫩的外表看起來年級可能也大不到什么地方去,總有一種是個學生在上面講課的錯覺,要不是這厲害的板書怕是就覺得是個學生了。

    然后這張和李落英一樣有些不食人間煙火的表情,周若成頓時覺得這個姑娘似乎有那么一絲的熟悉。

    也就是在這個時候,環顧著教室的那個小老師也看到了周若成,兩個人也就在這個時候四目相對了。

    看見周若成這個小老師似乎也是愣了愣,感情之前她講得應該是非常的投入,以導致根本就沒有發現周若成走進來。

    這時候確認了眼神,這姑娘的眉頭也立馬就皺了起來,露出了一臉厭惡的表情。

    這不皺不要緊,但是這一皺起來周若成就立馬認出她是誰了。

    這不就是那個,那個在京洲的時候和自己搶那塊手工表,還在年會上和自己說過話的那個。。叫什么來著?對了!白玉婷!

    這小妮子也來這里了啊?周若成想著。

    也對,這妮子似乎和李落英的關系不錯,李落英來了滬洲,這個妮子也沒有不來的道理,記得之前是這么介紹她的來著?哦對,是國書院最年輕的學士。

    至于有多年輕周若成也不知道,但是她和座位上的學生比起來似乎就是一個年齡段的人,要是這么說的話,這么小的年紀就能成為學士,那也是有兩把刷子的姑娘。

    至少現在周若成是很認同這姑娘的。

    見白玉婷看著周若成,周若成也露出了一個微笑向白玉婷點了點頭,表示打招呼。

    但是白玉婷卻立馬把頭別了過去,不再看周若成,臉上的厭惡也是一閃而過,繼續冷著一張臉在講解著。

    這妮子怎么了?周若成也是愣了愣,不過他也沒有多想的意思,本來在京洲的時候她對自己的印象也不是很好,這姑娘也是有些神經兮兮的,一會兒對自己一臉的厭惡,一會兒又對自己一臉的崇拜,想必自己被辭官的事情她也知情了,這個時候對自己一臉的嫌棄似乎也是情有可原的。

    不過畢竟這種課程少聽一節就是一節的,自己也不可能去國書院看這種書去,周若成也就沒有多想,繼續聽白玉婷講課。

    不知不覺四十五分鐘就過去了,遠處也傳來了打鈴聲。

    白玉婷也沒有想講下去的意思,“好了同學們,今天的課就上到這里,大家可以下課了。”

    頓時階梯教室里就傳來了一陣嗚咽,似乎有一種終于熬過去了的那種感覺,不過在學生時代也都是這樣的。

    看見這么個情形白玉婷也是微微的顫了顫眉毛,也沒有多說什么。

    就在學生們相繼離開,白玉婷也在講臺上整理自己書本的時候,周若成走了下來,笑嘻嘻的走上前去。

    “白老師,沒想到這么巧啊,你也到這里來了。”周若成向白玉婷打招呼。

    “不想周老師對小女子的課程也這么有興趣,玉婷也是有些驚訝。”白玉婷看著別處,語氣里帶著一絲的輕蔑的語氣回答道。

    “哪有哪有,白老師你講的都是干貨,這些小崽子們不停是他們的損失。”周若成趕緊說道。

    “周老師也知道這些野史么?”白玉婷問道。

    “我對這些野史也是蠻有研究的,但是外面的資料也一直都不全,所以沒有好好的研究下去。”周若成回答。

    “這些文獻的原本都在國書院里,周老師自然是找不到的。”白玉婷回答。

    “所以說啊白老師,你是不是把這些文獻都給讀完了啊?”周若成問道。

    “那是自然。”白玉婷看著周若成,臉上也是帶著一絲的疑惑“周老師?你想干什么?”

    “白老師你剛才講到最精彩的地方突然停住了,我還想繼續聽的,能不能再和我說說這些故事啊?”周若成搓了搓手,露出了一臉猥瑣的表情,其實這并不是周若成的本意,白玉婷的故事確實對了周若成的胃口,講課突然的終中斷也是讓周若成有些意猶未盡,畢竟這不是在別的地方能聽到的內容,所以就想求白玉婷再透露一些。

    “周老師對這些故事有興趣?”白玉婷又問道。

    “那是大大的有興趣啊!”周若成笑呵呵的回答,

    可能是因為自己的表情夸張了一些,白玉婷的臉上再一次的浮現起了那厭惡的神情,拿起書本,理都不理周若成直

    接往邊上的門走去。

    “誒誒誒!白老師!你別走啊,你還沒有回答我呢。”周若成趕緊上前攔住。

    “周老師,不,周若成!你就是這么勾搭別的女孩子的?”白玉婷轉頭看著周若成一臉憤怒的問道。

    “啊?你這啥意思?”周若成對白玉婷這個問題也是有些疑惑,回答道。

    “不要以為你稍微了解一些這些文獻就可以和我套近乎!這種珍貴文獻被你這種人知道了簡直就是對它們的糟踐!”白玉婷惡狠狠的說道。

    “我這種人?我怎么了?”周若成更加的不理解了。

    “周若成!你自己做了什么對不起自己妻子的事情難道你不知道么?!”白玉婷惡狠狠的質問道。

    “我?對我妻子?”周若成也是有些驚訝“你們很熟么?”

    “熟?我們再熟不過了!簡直是熟悉的不能再熟悉了!”白玉婷回答。

    周若成想了想,趙青媛因為自己的關系也是西漢沒事的時候翻閱一些書籍,加上作為上這種興趣課的老師,給全年級的學生上課也是很正常的,難道趙青媛下課的時候也和白玉婷套近乎,所以兩個人彼此熟悉了?也不是沒可能啊。

    想到這里周若成也點了點頭,然后看著白玉婷“這件事她和你提起了?”

    “沒有提起!我親眼看見的!”白玉婷氣呼呼的回答。

    “啥,親眼看見了?”周若成也是愣了愣。

    “沒錯!就在昨天,我看見你和一個別的女人在街上閑逛,你們一路上有說有笑的還挽著手,這樣不談,你還帶她去了高級餐廳還給她買了收拾對不對?!”白玉婷指著周若成的鼻子說道“周若成!沒想到你是這種人!!”

    “誒呦不是啊白小妹。。你誤會了。。”周若成也是苦笑,沒想到昨天跟蹤自己的不只是趙青媛她們三人,還有個這么個貨,也不想還會有這么吃飽了撐的家伙會來跟蹤自己,這解釋起來就有些麻煩了。

    “誤會什么?!不要狡辯說我看錯了!我已經拍照留底了!周若成!沒想到你是這么色膽包天的人!在外面勾搭別的女孩子就算了,沒想到連我也不放過!”白玉婷大聲說道。

    聽到這里周若成也是更加的郁悶了“不,白小姐!你是不是誤會了?我對你沒興趣啊!我只是喜歡你說的那些野史而已。”

    “我呸!你還狡辯!像你這種腦子里就只有女人的家伙,怎么可能會對這種枯燥的野史有興趣呢!要找借口也不找一個有說服力一些的!周若成!你最好不要再狡辯了!現在承認了然后你的罪行然后和我去請罪去吧!乘著事情還沒有被發現!”白玉婷說道。

    還真是個有正義感的姑娘哈。。。周若成苦笑“那個白小姐。。。”

    “不要叫我白小姐!我和你很熟么?!”白玉婷回答。

    “那個白老師。。這件事,我老婆是知道的。”周若成有些不好意思的回答。

    “什么!!”白玉婷更加的驚訝的“公主姐姐竟然知道了!周若成!你!你太不是東西了!”

    “啥?公主?”周若成也是一臉的驚訝“不是,白小妹你是不是弄錯什么了?”

    “我還會弄錯什么了?周若成!你個膽大包天的家伙!臉公主姐姐都敢。。”白玉婷還沒有說完,就被人打斷了。

    “周若成!原來你在這里啊!”門口一個氣勢洶洶的女人站在哪里,然后快速的走了進來,這個女人就是李落英。

    “李老師,你來的正好,我需要你給個解釋。。”周若成趕緊說。

    “解釋什么?我現在還要你給我一個解釋呢!”李落英走上前來說道。“玉婷?你怎么在這里?”

    看見李落英過來,白玉婷也終于有些繃不住了,有些委屈的說道“公主姐姐。。你老公他。。他調戲我。。”

    這下周若成和李落英兩個人都一臉驚訝的看著白玉婷“啊?”



親,點擊進去,給個好評唄,分數越高更新越快,據說給新筆趣閣打滿分的最后都找到了漂亮的老婆哦!
手機站全新改版升級地址:http://m.xbiquge.la,數據和書簽與電腦站同步,無廣告清新閱讀!

安卓版千炮捕鱼联网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