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筆趣閣 > 修真小說 > 爛柯棋緣 > 正文卷 第237章 水中月,一場空
    也就是這老乞丐剛才動手的那一刻,一直法眼大開時刻留意他的計緣,才終于捕捉到了老乞丐的一些氣相。

    其實嚴格的來說看到的并不多,甚至五氣蘊色也如同凡人,可卻極為平衡如一桶靜水,精氣神同樣類比凡人,甚至隱藏在人火氣之中,可這股火氣卻極其平穩不見任何跳動感,實則為一股隱約的華光所罩。

    可惜這華光流于全身,散而不聚凝而不實。

    這人確實道行深厚,稱得上是計緣目前所見的道行第二人,但先不論法力多強,單就道行上講比起老龍來還是遜色一籌。

    至于法力和殺伐之力,計緣覺得比較起真龍來,這老乞丐遜色的應該就不止一籌了。

    當然,比起計緣自己肯定是強得不止一星半點,若計緣目前算是還在養身中五氣,這老乞丐就已經算是窺得三華之妙了。

    按照如今修行界很多五氣圓其一都自稱朝元之境的狀況來說,這老乞丐要是自稱道成真仙,估計反駁的人也不會太多,畢竟想反駁你也得夠得到這云層之上的色彩才行。

    但計緣的在這方面的觀點上和老龍其實是十分一致的,差點意思就是差點意思,差一籌就是差一籌,這一點和一籌,距離就是天塹。

    不得“真”,不“洞玄”。

    相信真到了老乞丐這等道行的人物,自身也會更清楚這一點。

    比起計緣法眼所照觀的一絲體會,老乞丐那邊就恰恰相反了,在他眼中,這位計先生連在施展術法的時候都感受不到多少法力的波動,怎么看都是一個普普通通的凡人,看似一目可觀,實則卻感覺隔著一整片山河,云里霧里似見非見。

    不過老乞丐認為自己也同樣是不顯山不露水,便是抓住這只灰貓也是毫無煙火氣息,甚至更像是因為見到了計先生的月華舞劍成書,特意也露一手的。

    ‘月華舞劍成書,確實美奐如夢,我這探手拈物也是水到渠成以小搏大。’

    老乞丐看了看邊上的太史司天監監正大人,發現對方除了手心攥著兩月餅并且看了兩眼地上的灰貓,之后主要注意力還是在走過來的計緣身上,嘴角撇了撇。

    ‘流于表面,不識貨!’

    老乞丐再看看遠處,那土地公已經消失了,似乎不打算過來招呼一聲的樣子。

    再看那計先生,見對方左手負背反抓著青藤劍,右手隨身擺動,已經這走到石臺這一側的近處。

    “魯老先生出手如拈花,四兩撥千斤,高妙手段啊!”

    聽到計緣的夸贊,老乞丐不由露出笑容,有些話到底還是達到一定境界的人才說得出來。

    “計先生,此貓你準備如何處置啊?”

    老乞丐問話的時候,手底下被捏著頭按在石臺上的灰貓還在掙扎。

    “哇嗚……”

    貓叫聲凄厲如嬰兒啼哭,聽得邊上的言常身上雞皮疙瘩直竄,本能的覺得這是妖邪之物。

    灰貓身上毛色亮一層光,似乎有膨脹起來的感覺,法力和妖氣升騰之間似乎是想要掙脫老乞丐的鉗制。

    “喲~還不老實?”

    老乞丐左手在黑貓腦門聲屈指一彈。

    “咚…”得一聲脆響,灰貓身上的光色好似被戳破的氣泡一樣消散,整個貓身更是僵住不動了。

    “五尾貓妖。”

    計緣站定在邊上,盯著地上的灰貓,別看只是這么只小貓的樣子,其身上妖氣之濃郁已經十分驚人。

    “你這孽畜,修行至今怕是害了不少有情生靈了吧?”

    “不錯,在老叫花子我看來,此妖身上纏繞的怨氣煞氣絕不算少了,留在世上也是個禍害。”

    “嗯,那魯先生以為如何?”

    計緣和老乞丐頗有些一唱一和的意味。

    “別看我現在捏著輕松,但不過是以鎮山法將其強鎮在此,松開手此貓怕是馬上就妖氣沖天了拼死一搏了。”

    老乞丐瞇著眼看著這貓妖,實際上現在他能清晰的感覺到,這貓妖蘊含的強大妖氣和法力正在不斷鼓動著想要沖破“囚籠”。

    “在此次法會所聚者中,此妖靠位不會太低,不若我等此刻將之攝去通天江,以黑水之法,牽江勢將之溺斃如何?”

    這會老乞丐的口氣可一點不像開玩笑,是真的要誅殺這妖物,聽得貓妖渾身毛發到豎立起來,掙扎也更加劇烈。

    “喵嗚……喵哇嗚……”

    “你看,便是此刻都還兇相畢露,計先生,五尾貓妖,即便是我等也不是吹吹氣就能處置的。”

    計緣前一刻還很嚴肅的盯著灰貓身上升騰明滅的妖氣和煞氣,但聽到老乞丐這句話,不由就想到了自己的三昧真火,面上表情也就顯得有些似笑非笑的古怪。

    ‘若是我這口氣火焰重點,還真不是那么好受的!’

    計緣這微妙的表情變化,自然逃不過老乞丐的眼睛,只是他也非計緣肚子里的蛔蟲,不清楚為何這計先生表情會如此玩味。

    “溺斃倒是也不用了!”

    略顯冷峻的聲音從遠方幽幽響起,自法臺之外又走來一人,真是須眉皆長的老龍應宏。

    老龍一步步走來,即便并無什么力法神光顯露,但自身的那股子氣勢卻并未掩飾,令老乞丐皺起眉頭,看看來者又看看計緣,摸不透來人是何方神圣。

    老龍自然也注意到了老乞丐和言常,前者一臉的嚴肅,后者帶著一股子驚異又興奮莫名的樣子在強裝鎮定。

    “計先生,中秋好啊!”

    雖然龍蛟之屬不興這套,可老龍知道自己好友還是挺在意這些民俗節日的,感覺就是這家伙很愛湊這種熱鬧。

    “中秋好!哦對了,我還有兩個月餅,分你一個吧。”

    計緣很隨意的就遞了一個過去,老龍接了月餅之后,很自然的就望向了老乞丐的口袋和那邊言常的手中,再看看計緣。

    雖然沒說話,但計緣哪能不知道他的意思。

    “別看我,我也不知道你會來,有就不錯了。”

    “先處置了這孽障!”

    老龍這么說了一句,猛然間頭顱化影,這一刻老乞丐猛然心悸,不由就松開了擒住貓妖的手,在暗道不好的時候。

    “昂吼~~~”

    微弱的龍吟聲起。

    “咔嚓……”

    老龍拉長的龍影已經恢復正常,好似剛剛一瞬僅僅是錯覺,而貓妖也不見了。

    “呃…應老先生,你把它吃了?”

    計緣愣愣的看著老龍,這還沒搞明白貓妖跟腳呢,直接吃了不合適吧?

    “哈哈哈哈……計先生總算是錯了一次,老朽這是吞了,是吞了不是吃了,還是不同的。”

    可以,這么說計緣就懂了,老龍還是有分寸的,只是這龍肚子里的滋味必定不好受就是了。

    老乞丐面對著老龍臉色略有些不對,心中驚愕之下一句話還是忍不住脫口而出。

    “你,你……你是那通天江龍君!?”

    “哼,你又是何人,來攪我大貞這趟渾水?”

    老龍瞇眼正視這老乞丐,令后者感到一股莫大的壓力,但余光瞥見計緣在側,卻并沒有什么懼色。

    計緣趕忙上前一步。

    “今夜中秋月圓之際,相逢亦是有緣,魯念生老先生也不若尋常仙修,定是無意冒犯應老先生的。”

    老乞丐這才回神,自己犯蠢和真龍頂個什么勁?

    也是沖老龍拱了拱手。

    “見過龍君了。”

    老龍沒有說話,但好歹還是象征性回了一禮,計緣笑了笑,看向一側的言常。

    “這位是大貞太史司天監監正,言常言大人。”

    “哦,你就是欽天監?”

    老龍看言常倒是并未給予壓力,但后者卻不敢怠慢,恭恭敬敬躬身作揖。

    “在下言常,見過龍君!”

    言常也是聰慧之人,雖然不懂,但從這幾句話里也能推斷一個驚人的信息,眼前新來的老者,可能是一條龍。

    這一晚對于這位太常使來說真的就和做夢一樣,而且其觀摩之事也損耗精神,尤其是計緣一場劍舞……

    。。。

    “言愛卿,言愛卿…言愛卿!”

    威嚴的聲音連續三聲在上方響起,邊上有交好的官員大急,忍不住伸手杵了一下愣神中的言常。

    “啊?”

    言常好似如夢初醒,左右四顧才發現自己正在朝堂之上,在抬頭看看上面,元德皇帝已經面沉似水。

    “陛下!”

    一下子,言常趕忙持圭叩首,身上冷汗都下來了,剛剛居然因為聽到水陸法會的討論,不知不覺在思維中“回到了”中秋之夜。

    關鍵是他都不知道圣上之前問的是什么。

    “言愛卿看來是為法會之事勞心勞力了,是否要休息一陣子啊?”

    聽聞元德帝這看似關切的話,言常反而更是脊背發燙,圣上這幾年思緒無常,他可捉摸不透這是真關切還是假關切。

    慌張間言常趕忙從懷中出去一個綢囊。

    “陛下!臣昨無心睡眠便去法臺賞月,有幸見仙人舞劍揮灑月華,仙人贈一枚月餅于微臣后飛升而走,等臣回神之刻已然天明,只能匆匆來參早朝,一夜未眠精神不振,方才有出神了,這月餅臣下不敢私藏,特敬獻陛下!”

    元德帝瞇眼望著下方的言常,這人什么性格他還是有底的,見那錦囊也有好奇之色。

    “呈上來。”

    “是!”

    邊上太監下去將綢囊取來,回來后小心的替皇帝打開,那個小巧但并不精致的月餅就呈現在老皇帝手中。

    看著這個平平無奇甚至略顯粗糙的月餅,老皇帝臉上起了一絲怒色。

    “這是仙人所贈?”

    “正是,臣下絕無虛言!對了,若取一盆水靜放,將月餅懸于盆上,則水中倒影并非月餅,而是呈現明月!”

    言常一口氣說了這么一串,中間連擦汗都不敢,心中十分慶幸昨晚他吃另一個月餅時無意間的發現。

    “哦?有這等事!”

    元德帝一下子興致就起來了,當即命人取來一個銅盆。

    在伸手將月餅懸于盆上之時,果然見到盆中倒影著一輪明月,一邊望著的太監都是瞠目結舌的表情。

    下方眾臣也有不少翹首以望,很想圍上去瞧瞧。

    “竟是真的!真是仙人所贈?啊……”

    元德帝太過激動,手指顫抖之下居然沒能抓緊月餅,倉皇間伸手亂抓卻只是同月餅擦過。

    “噗通……”

    這月餅一入水,直接打散了水中倒影的明月,整個月餅好似糖入開水一般瞬間融化無蹤。

    “這…寡人…這……”

    這一幕使得大殿內鴉雀無聲,言常同樣愣愣的望著,不知該如何說話。

    ()



親,點擊進去,給個好評唄,分數越高更新越快,據說給新筆趣閣打滿分的最后都找到了漂亮的老婆哦!
手機站全新改版升級地址:http://m.xbiquge.la,數據和書簽與電腦站同步,無廣告清新閱讀!

安卓版千炮捕鱼联网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