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筆趣閣 > 修真小說 > 爛柯棋緣 > 正文卷 第21章 執子在手氣灌青靈
    哪怕陸乘風是一個習武之人,但現在也覺得脊背有點發涼,他轉頭惡狠狠的望向那名掮客,這家伙既然是這方面的地頭蛇,怎么可能不知道這事。

    “呃,這,這我給忘了…我……”

    “哼!”

    主簿瞥了他一眼,開口問道:

    “其實我們衙門也為追兇專門查過此宅,然而并無所獲,甚至也請過僧道高人前來做過法事,至于這宅子究竟如何也是各有所云,我一小小主簿,不過是盡責提醒爾!”

    說完這些,主簿撫著須看著陸乘風。

    “陸少俠,那這宅院還需要買嗎?”

    陸乘風有些猶豫,既然這房子疑似大兇宅,那自然是不能買的,連官府記冊上都寫了這些東西,萬一是真的,買了不是害先生嘛!

    “哎,既然是兇宅,那我……”

    等等!

    陸乘風話說到一半就愣了一下,他突然想起來自己是幫誰買宅院了。

    那可是計先生,令牛奎山虎妖以弟子禮跪拜求教的高人!牛人!猛人!

    然后他一下回想起計先生之前決定買宅院時的那句話:這么便宜又雅致的宅院,為什么不買?就是有些許污塵,收拾收拾就好了!

    有些許污塵?收拾收拾?

    所謂兇宅,如果是真,計先生還能看不出來?如果是假,那更沒問題了!

    “主簿大人,這宅子還是買下來,不過并非陸某居住,而是在下一位師長。”

    主簿有些吃驚的望著他,室內的另一名衙役也難掩驚色,唯獨掮客暗喜。

    “陸少俠,你可考慮清楚了,既然是師長,更應該細細斟酌啊!!你…確認要買?”

    “主簿大人請放心,陸某省得!”

    主簿搖了搖頭,也不再多勸,他盡到本分了,兇宅一說本也就沒有實證,指著邊上筆架上的毛筆和一側的硯臺。

    “那好,請陸少俠代你那位師長在更戶記冊上簽字,然后繳納紋銀36兩!”

    陸乘風沒多說什么,取過毛筆,稍稍沾了沾墨,隨后在記冊上簽下兩個字,再還筆歸策,并遞上三張本地錢莊的10兩銀票和一張5兩銀票,再取出一定一兩元寶。

    主簿收過銀錢,細看一下銀票又一掂銀錠,就將錢收入抽屜,然后轉過記冊一看,上書工整的“計緣”二字,細一想似乎打虎9人中并未有這號人物。

    “好,陸少俠稍待,我去取房契地契。”

    主簿站起身來,在身后幾個大書架上依據標簽查找,然后在一個木盒子里取出一打紙質文書,從中找出屬于那宅院的紙契,轉身交給陸乘風。

    “給,請收好!”

    “多謝主簿大人!”

    陸乘風道謝后取過紙契一瞥,上面官印文書批注和細則一應俱全。

    “給,這是你的傭金!合銀1兩18銖。”

    主簿將銀子和一小堆銅錢推到桌角,那里還有一桿小秤。

    “哎好,好的!!”

    掮客抑制不住笑容,連忙從主簿手上接過自己的傭金,都不過秤裝入自己的錢袋。

    若是買賣做成,傭金由賣家給,宅子越貴給的越多,最高上限可達10兩,若是沒做成,那他這個掮客就只能拿些買家給的帶路辛苦錢了。

    隨后,陸乘風和掮客兩人一起走出主簿辦公的衙署房,后者一出門就一溜煙跑了,生怕陸乘風找他算賬。

    “哼,市井無賴爾!”

    望著那逃竄一般的背影,陸乘風冷哼一聲,剛剛他確實想踹一腳來著,結果這家伙溜得比泥鰍還快,讓他這個習武之人都錯失了良機,再追上去打就掉份了。

    。。。

    云來客棧,是寧安縣城一家很不錯的客棧,靠近城隍廟和街市,白天熱鬧晚上安靜,9名少俠和計緣一人一間上房。

    計緣現在就坐在房間里,開著窗戶呆呆的聽著外頭的熙熙攘攘熱熱鬧鬧。

    來這個世界好幾天了,計緣其實還是挺孤獨的。

    陸乘風燕飛等人雖然還不錯,可他既不想也不能一直跟著他們,計緣悄悄問過城里一些大夫,對于他的視力問題都言束手無策,至于自己期盼中的仙緣目前更是毫無頭緒。

    倒是能盤算一下武功方面的問題,畢竟陸乘風等人是確實有武功的,和上輩子在電視上看到的那些假的古裝劇不同,是真的招式凌厲能飛檐走壁的。

    不過他一個外人眼中的瞎子,還是幾人印象中的世外高人,開口要秘籍?求人指點?

    好像有點不太合適。

    發著呆的計緣再次回想起當初的爛柯棋局,為什么讓我撞上了,如果我當時沒有進去,沒有手賤下了那天元一子,會不會就……

    “滋滋……”

    體內細不可聞的聲響中,手臂好似過電般發麻,就像人不小心撞了一下手肘,直接麻到了指尖,不過卻是食指和中指。

    一枚棋子的虛影隨著一絲絲電流索繞在指尖出現。

    “臥槽!!”

    計緣飆了一句粗口,心情一下子激動起來,之前陸山君走后身上出現的神奇現象可謂記憶猶新。

    這幾天下山之后,他不知道私下里嘗試了幾次,甚至模仿蜘蛛俠學吐絲時把各種逗比姿勢都試了一個遍,都沒見什么效果,沒想到現在又出現了。

    但是問題來了,這能干什么?打通任督二脈嗎?

    可惜并沒有出現什么言出法隨的神奇,計緣并沒有感覺到身體有什么變化,沒能打通什么經脈周天。

    只是室內卻漸漸起了微風,好似有若有若無的氣流自窗外被引入過來。

    計緣突然不顧上酸痛半開了眼睛,他發現右手指尖那枚虛幻的棋子周圍,有一道道似有似無的青靈氣息出現。

    加上室內的微微的風感,像是想到了什么的計緣轉頭望向窗外,偶見有絲絲青靈之氣飛來。

    視線回轉指尖,青靈氣息繞著虛幻棋子形成一陣細微的漩渦,室內的風也從似有似無漸變得稍大了一些,引得簾帳等物左右浮動。

    這會計緣全部注意力和心神全都放到了引動的變化上,到了福至心靈的某一刻,腦中念頭一動,這些青氣齊刷刷朝著棋子內部沒入。

    “咚咚咚……”“計先生,是我乘風,我從縣衙回來了!!”

    被敲門聲一驚,計緣念頭一松,手中棋子重新化入之間消失不見。

    計緣還有些愣愣望著自己的手指,還沉浸在剛才的神奇之中,倒也不是很氣惱被打擾,能出現一次自然能出現第二次。

    “計先生,您在里頭嗎?”

    陸乘風又在門口問了一句,計緣這才反應過來,回頭道了一聲。

    “進來吧!”

    門外的陸乘風這才推開房間門,但還沒走進去就愣住了。

    那是一種被特殊氣場掃過的感覺,身上有短暫的過電麻癢感。

    室內環繞的清風還未徹底散去,計緣右臂以肘杵桌面,手呈散漫的劍指,室內簾帳起伏案臺掛筆搖動,清風好似環繞在他周圍,然后在他開門后迅速淡去,室內風平浪靜。

    并且在這逐漸平靜的過程中,陸乘風發現自己連心緒也逐漸寧靜下來,呼吸間感覺身體輕松舒暢,就這么呆在門口好半天沒什么動靜。

    計緣還在回味剛才的感覺,在棋子重新化入身體之后,感覺四肢百骸都很舒爽,有種勞累者剛做完刮痧推拿的感覺,然后終于發現呆呆的陸乘風還沒進來。

    “陸少俠,你愣在門口干嘛?”

    “呃,先生,我現在方便進來了?”

    “能有什么不方便的?”

    計緣很確信棋子一些主要的變化在敲門的時候就散去了,所以陸乘風最多就看到點風而已,也沒什么大不了的,畢竟開著窗戶的嘛。

    “哦奧,是這樣的計先生,那處宅院我已經幫您買下了,這是房契地契和鑰匙。”

    陸乘風進入房間,從懷里取出紙質文書和契約,以及銅鎖鑰匙。

    不過計緣稍有些心不在焉,一邊細細體會著剛剛身體上的那種感覺,一邊看著地契房契上密密麻麻的文字和官府條款和那大紅印,以及文書上計緣的大名。

    從上輩子到現在,這是他計緣人生中第一套自己買的房子。

親,點擊進去,給個好評唄,分數越高更新越快,據說給新筆趣閣打滿分的最后都找到了漂亮的老婆哦!
手機站全新改版升級地址:http://m.xbiquge.la,數據和書簽與電腦站同步,無廣告清新閱讀!

安卓版千炮捕鱼联网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