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筆趣閣 > 修真小說 > 一昭升仙 > 仙途伊始 第418章 時候未到
    常樂好笑的看著趙妙玄火急火燎的樣子。

    “雖然我也很想知道,不過他們都三緘其口,想來也是為了我們好。既然如此,何必辜負他們的好意?”

    趙妙玄欲言又止,話雖如此說,可明知他們有事情瞞著她,還不去弄清楚,這樣的感覺實在難受。

    常樂又道:“看姜師姐、謝師兄他們,自從出了西極天天皺眉不展,你哥哥也都沒精打采的。我覺得還是不要知道的好。”

    常樂暗道若是她心中也裝著事,現在恐怕也笑不出來了。

    “常樂說的對,有時候啊知道的越少越好。”身后傳來葉一舟的聲音。

    “連你也這么說?”

    “我……”

    “你之前還不是說此事包在你身上,怎么什么都打聽不出來,你還倒戈相向了?”

    “我是突然覺得,有些事啊知道的越多,死的越快。”

    葉一舟說完,才意識到程昭昭也是此事時間的知情人,忙討好的笑笑。

    “昭昭啊,我不是這個意思。”

    “那是什么意思?”

    “我就是說與其浪費時間在這個事情上,不如學學余師姐,打坐修煉不耽誤。”

    程昭昭點點頭,沖趙妙玄陰森森的笑道:“一舟說的對。知道的越多,死的越快。”

    趙妙玄被程昭昭詭異的神情嚇了一跳,吶吶道:“亡城里的事我不問了。”

    “那就好。”葉一舟松了一口氣。

    趙妙玄突然又眉飛色舞起來:“那我們的門派比試怎么辦?不會就這么被除名了吧,那我的獎勵呢!”

    程昭昭:“……”

    ……

    就在飛舟就快要抵達門派之前,邶鋒召集了那日清醒著的幾人談話。

    邶鋒的神情凝重,正色道:“關于我們誤入亡城的事情,我已一五一十的向門派交代。

    至于有關于天運的事,乾太易、冥承真君、君歆前輩和段賦他們的秘境之行。這些事情,我希望各位可以暫時忘掉。”

    姜初渺:“邶師兄這是不打算將此事告知門派了?”

    慕生尋難得的開了口:“不是不告,時辰未到。”

    邶鋒點頭:“我們此番為何會被傳送至西極,還得先查個水落石出。背后之人在很多年前就與乾太易相識,教授他祭煉血池的布陣之法。乾太易始終不肯跟冥承真君透露那人,就說明此人身份不簡單。

    無論那人是誰,都是個極危險的人,我不希望你們卷入其中。”

    邶鋒神色擔憂,他們這些人都還沒有實力參與到如今這樣的大事件之中。為了他們的安危著想,邶鋒覺得此事不能宣揚開來。

    程昭昭明白邶鋒的顧慮。

    “我覺得邶鋒說的對。”

    至少在還沒有找出那個在傳送陣上做手腳的修士之前,他們誰都不能相信。

    哪怕是麒首座,也不行。

    當日的傳送陣設置,雖是歸一真人全權負責,照理他的嫌疑最大。可正是因為這樣,他反而是最不可能的一個人。

    憑程昭昭對歸一真人的了解,也相信他不會做出傷害門派弟子的事情。

    若非歸一真人動的手,那么能在蒼穹閣對傳送棋盤大陣動手腳的,就不是尋常弟子。

    很有可能也是知道當年君歆他們秘境之行的高階前輩。

    若是如此,他們今日告知了乾太易、冥承他們二人還活著,給他們二人招來殺身之禍不說,就連他們幾個也都恐難活命。

    眾人都清楚此事關乎性命,當即篤誓在沒有得知是何人動手之前,不把此事說出去。

    “你說他們一個個的在說什么?這么嚴肅。”趙妙玄等人隔著一道傳音禁制,并不能聽清程昭昭等人在說什么。

    葉一舟慵懶的靠在飛舟一側,口中銜著一根不知從哪來弄來的干草。

    “你管那么多做什么?”

    “我就是好奇。”

    “好奇害死貓。都說了不要打聽。”

    趙妙玄轉頭看向余恬,就見她安靜的坐在一旁,突然有些佩服她,在這種環境下依舊能旁若無人的打坐。

    葉一舟突然又坐起身來,湊近道:“還有啊,我可得提醒你一句,回到門派若是你師傅問起來,什么該說,什么不該說,你可都得想清楚了。”

    “什么叫該說,什么叫不該說?你倒是給我明說啊。”

    趙妙玄說著攤手:“撒謊呢,我可不會。我要是撒謊,和你們說的對不上,前輩們豈會不知?到時候適得其反,反而會招來麻煩。”

    這時,邶鋒等人的傳音禁制已經撤下,正好聽到趙妙玄的話。

    “不必撒謊,你們只需實話實說。”

    ……

    他們所料不差。

    回到門派的第一時間,他們一行人就被麒首座召到了蒼穹閣。

    “好好好。”

    連著三個‘好’字劈頭而來,程昭昭等人都面面相覷。

    “麒首座,好什么好?我們都差點回不了了。”葉一舟苦著臉。

    “你們能從西極那樣的地方平安歸來,本座和幾位長老皆大為欣慰。看來你們幾個本事不小啊。”

    葉一舟:“呵呵……本事大不大不知道,膽子是挺大的,莫名去了西極還沒被嚇死。”

    麒首座聽出了其中的怨念,對幾人正色道:“此事是本座的疏忽,讓你們幾位受苦了。”

    眾人忙避開此禮。

    邶鋒上前一步道:“麒首座嚴重了,只是不知這到底是怎么回事?”

    蒼穹閣大殿之中,除了麒逢首座之外,還有歸一真人。

    歸一真人聞言搖頭,一臉自責道:“都是本真人失職,竟然不曾發現棋盤大陣被人改動過。那人手段高明,陣法精湛,竟是在本真人眼皮在底下動的手。若不是本真人發現了被毀去的陣旗,恐怕還無法察覺。”

    “也就是說,那人的陣法在歸一真人之上?”邶鋒道。

    歸一真人頷首:“雖不想承認,可這卻是事實。”

    麒逢首座再道:“本派之中,陣法造詣在歸一之上的皆是陣符堂內的高階。

    大比那日,除了歸一真人在場之外,其余的皆在陣符堂,不曾外出過。而歸一真人,本座相信他的為人,本座敢擔保他絕對不會做這樣的事。”

    歸一真人聞言動容:“首座……”

    頂點



親,點擊進去,給個好評唄,分數越高更新越快,據說給新筆趣閣打滿分的最后都找到了漂亮的老婆哦!
手機站全新改版升級地址:http://m.xbiquge.la,數據和書簽與電腦站同步,無廣告清新閱讀!

安卓版千炮捕鱼联网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