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筆趣閣 > 其他小說 > 快穿:給消極怠工的宿主跪了 > 第734章 趕不走的奴隸(12)
    面對舒玖的直言,圣騎士也不知道該做什么反應才叫好。

    所以……

    干脆不回應。

    “傳送陣花費的晶石你們自己解決,我會在這里等著他們回來,要是他們今天沒有回到孟赫特斯家族,你們會看到第一英雄家族最后的憤怒。”這一通說的,舒玖自己都有些別扭了。

    實在是太魔法世界了,可沒辦法。

    這個世界就是這樣。

    “我明白了。”圣騎士的語氣很有慎重。

    因為這個圣騎士是話事人,他能夠完全做主這次的行動,既然這位家主已經把話說的這么明白,他自然會把話帶到。

    于是氣勢十足來的一隊人馬,還是由教廷最強戰斗力圣騎士領隊,就這么來的快,去的更快。

    當再也看不到這隊人馬的人影時,舒玖轉身往家里走。

    才走一步。

    一口血直接噴了出來。

    她確實是在強撐著。

    如果不那樣,她剛才就要被教廷的人強行帶走。

    當一口血噴出的時候,舒玖感到一陣眩暈,趕緊扶在門板上,讓自己穩一穩。

    直到……

    一股力量襲遍自己全身。

    雖然不足以幫她恢復正常,但至少現在能夠讓她得到舒緩。

    抬頭……對眼。

    果然是他。

    “你怎么還沒有走?”心里知道是誰在出手,可她目前就是不待見他,這個破男人,抬手就能夠幫她完全恢復,解除詛咒。

    卻沒有那樣做,反正就是吊著她一口氣。

    這是還沒有弄清楚該怎么對她,所以才這樣吊著,不讓她死,也不讓好過。

    舒玖清楚男人目前的一些糾結,清楚是一回事,讓她理解接受,抱歉,她現在自顧不暇,哪有空搭理他。

    別讓她說什么謝謝,或者心懷感激。

    想到古巫妖不過是男人手底下一個小蝦米,就是那詛咒的源頭,都是源自于男人,她沒有再給他一拳,算是客氣的。

    要想好臉色。

    抱歉,處于狀態低迷期的女人,比每個月都要來一次親戚時的狀態更加容易暴躁。

    即使舒玖沒有那種時候,現在心情也很煩躁。

    關鍵是這個男人,時不時對她露出的殺意,讓她……想掐人。

    “有沒有良心,我剛才救了你,你居然又趕我走。”邪魅的聲音里帶著一些氣急敗壞,這個不知好人心的女人,不問他為什么回來,不問他怎么出現的,張口就是問他怎么還沒有走。

    走走走,走什么走!

    不走了。

    在邪魅的聲音這么氣沖沖的時候,那只金色眼眸中的神色,也有些不悅的樣子。

    他們出現在這里。

    還不是擔心……

    擔心什么?他才沒有擔心這個女人,絕對沒有。

    死不承認,相當的硬氣。

    希望一直這么硬氣。

    “救了我,但是我不會感激,是不是很氣,很氣就對了,趕緊滾蛋。”舒玖說完,便步幅潸然的往家里走。

    今天暫時是走不成了,教廷來的夠快。

    沒有暗著來,明著來這是變相的讓她做出選擇,要么死,要么交出孟赫特斯家族的秘密和底蘊。

    原劇情中舒菲娜即使那樣了都沒有妥協交出,她舒玖會交出來,不可能。

    只是那些追隨者們,還是先等他們安全回來了,她再走。

    “主子,主子……您沒事吧!”

    “主子,我們看到教廷的人了,他們沒有為難您。”

    “主子,我們不走了,我們陪著您。”

    好幾個聲音從身后傳來。

    是本來應該離去,但又去而復返的一些下屬們。

    “放心,我沒事。”看著一個個熟悉的面孔,看著他們滿臉擔憂的神色。

    舒玖心頭一暖,還是有讓她舒心的人事物。

    “我本來要走的,被他們撞上了,竟然你們回來了,就跟我一起等可可他們回來,然后你們再一起走。”舒玖把話說明白。

    “主子,可可他們要回來了。主子是不是發生了什么?可可他們怎么這個時候回來,是不是在光明圣殿發生了什么?”有法師緊張的問著。

    “放心,他們每個人都會好好的。”教廷,皇庭,魔法工會,傭兵工公會都對孟赫特斯家族有著一份忌憚。

    所以剛才她的那番話肯定會起到作用。

    要是真的光明圣殿,教皇做了什么,大不了這個世界她暫時不恢復了,也要把那個教皇,在敵人都給宰了。

    真當她現在是軟柿子不成。

    “主子,教廷逼的這么緊,沒有我們在您身邊,您真的可以。”又一位婦人不放心的說著。

    “我會活著,會帶著你們一起重現家族的榮光,你們要相信我。”要相信舒菲娜,這就是她的愿望。

    她的執念。

    “相信,我們都相信。”這些人異口同聲的說著。

    而站在一旁,明明存在感極強,卻愣是被忽視的男人,一臉的陰郁。

    這個女人就是故意的,她在故意忽視他的存在。

    該死的,這個女人憑什么忽視他,之前那股瘋狂哪里去了。

    不過再說之前女人的那股瘋狂勁,他還真看不上,反而現在這個女人對他各種不待見,讓他心里有了一些不對勁起來。

    當然要是換個人敢這么對他,他直接秒了對方。

    那他現在這樣算什么。

    他是有受虐傾向不成,還是他在犯賤,女人越是不搭理他,他越是有些不甘。

    可男人知道,要是換了別人,不管是誰,不管對方用怎樣的方式對待他,他都會直接結果了對方。

    就是在女人面前,他怎么都舍不下手。

    這樣就算了。

    他走都走了,還因為發現不對勁趕緊回來。

    見到女人霸氣的一面,他心里還生出一些別樣的情緒,感覺女人就該這樣,誰也別想威脅她。

    然后見到女人吐血的時候,他的行動總是快過自己的思維。

    所以綜上所述,這個女人與他而言,是有些不一樣,有些特別。

    但是……

    這些都不是女人可以忽視他的理由。

    正當男人要發作,把那些礙眼強行弄走的時候。

    有人提到了他。

    “主子,這個奴隸怎么還在這里?”這個人的勇氣可嘉。

    “我怎么知道,賴著不走。”舒玖就這么說了。

    男人……深呼吸。

    沒錯,他就賴著不走。

    “主子,需不需要我們幫您把他處理掉。”有人這樣血腥的提議著。

    “你們不是他的對手。”舒玖說出這個事實。

    而那些下屬們聽到舒玖這么說的時候,齊刷刷的看向男人,那視線里帶著濃濃的針對性。

    就知道你小子不是那么簡單,把他們主子當筏子離開拍賣場。

    現在想對他們主子干什么?

    他們就是拼了命,也會保護主子的。

    而男人被這些人用眼神懟著,很是糟心。

    要不是有這個女人在,就滅了他們。



親,點擊進去,給個好評唄,分數越高更新越快,據說給新筆趣閣打滿分的最后都找到了漂亮的老婆哦!
手機站全新改版升級地址:http://m.xbiquge.la,數據和書簽與電腦站同步,無廣告清新閱讀!

安卓版千炮捕鱼联网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