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筆趣閣 > 玄幻小說 > 元尊 > 正文 正文 第六百四十九章 斬殺
?    轟隆!

    當周元的的身影俯沖而下,猶如是攜帶著毀滅之勢,可怕的力量在涌動,引得空間微現扭曲,此時此刻,周元的氣勢達到了一種超出以往任何時候的巔峰程度。

    自身源氣,肉身之力,地圣紋,太玄圣靈術,銀影...種種力量,皆是在此時加持于一身!

    面對著這般狀態下的周元,金蟾子也是面色劇變,眼中有著一絲駭然涌動,他無法相信,周元竟然能夠爆發出如此恐怖的力量。

    從天而降的磅礴之威,壓制得他幾乎是動彈不得,渾身骨骼都是在嘎吱的作響,宛如泰山壓頂。

    “吼!”

    不過金蟾子終歸也不是尋常人,他知曉這是周元的傾力一擊,如果他抵擋不下,那么必然會被周元當場所斬殺。

    可如果他擋了下來,那么接下來周元的死活就掌握在他的手上。

    此乃生死之爭。

    金蟾子咆哮出聲,氣府之中,那八萬多的源氣星辰爆發出璀璨的光芒,猶如是將蘊含在其中的所有源氣,都是在此時毫無保留的噴發出來。

    顯然,他也知曉,此刻他必須搏命了!

    而被一個他一開始根本就看不上的周元逼得搏命,金蟾子的心中也滿是震怒與殺意,待得接下了周元這最后一擊,他定要將著混蛋虐殺至死!

    “一個小小的首席,也敢在我金蟾子面前放肆,不知天高地厚的東西!”他抬起頭,眼神狠毒的盯著俯沖而下的磅礴光影,怒笑出聲。

    “呱!”

    尖銳刺耳的聲音,再度自金蟾子的體內響起,下一刻,所有人都是見到,狂暴陰森的碧綠源氣,在金蟾子身軀之外瘋狂的凝聚。

    隱隱間,仿佛是形成了一只約莫小山般大小的金色蟾蜍。

    那蟾蜍丑惡猙獰,渾身皆是毒液膿包,滔天般的兇煞之氣爆發開來,即便是身處山外,依舊是有著無數人清晰的感覺到。

    “那是...天魔蟾?!”有人熟悉源獸,頓時一眼就認了出來,當即駭然失聲:“那可是堪比天陽境強者的源獸啊!”

    “據說金蟾子的體內血液,早就被換成了天魔蟾之血,如今他徹底的爆發血脈之力,自然就引發了天魔蟾之虛影。”

    “雖說這只是由天魔蟾血引發的虛影,可也具備著天魔蟾的一些威能。”

    無數道暗感駭然,那天魔蟾畢竟是六品源獸,堪比天陽境的力量,而天陽境是什么層次?放在圣州大陸上,甚至足以開辟一方宗派,而就算是在六大巨宗內,那也能夠成為長老級別。

    那可不是他們這些太初境的弟子可以觸及的層次。

    顯然,金蟾子真的是被逼得拼老命了。

    無數道視線,緊張無比的望著第七峰峰頂上,他們都明白,兩人纏斗半天,恐怕勝負,就在這一手了。

    不僅僅是他們,甚至楚青,姜太神二人此時都是微微停頓,并沒有動手,而是將目光投向峰頂,因為他們都知道,峰頂那兩人的勝負,對于接下來的局面極其的重要。

    楚青面色肅然,如針刺的黑色長發在身后飄舞,他看了一眼姜太神,此時的后者,素來從容般的面龐也是變得有些冷冽。

    顯然,金蟾子被周元逼到這一步,也是超出了他的意料。

    “姜太神,我早就說過,不要小看了周元。”楚青咧嘴一笑。

    姜太神面無表情,瞥了楚青一眼:“把金蟾子逼得動用天魔蟾之力,周元是在自尋死路。”

    “那可未必。”

    楚青淡笑一聲,仰起頭來,目光緊緊的盯著峰頂之上。

    ...

    “呱!”

    金蟾子身軀之外,那天魔蟾的虛影成形,直接是爆發出一道震耳欲聾般的聲音,引得天地源氣震蕩。

    天魔蟾虛影強大無比,將金蟾子護在其中,顯然,金蟾子打算硬接周元這最后的一擊。

    “小雜碎,待我接下你這一擊,我要你求死不得!”金蟾子面目扭曲,死死的盯著俯沖而下的光影,獰笑道。

    攜帶著磅礴之勢俯沖而下的周元,自然也是知曉了金蟾子的打算,銀甲覆蓋了他所有的身軀,令得人看不清楚他的神情。

    但那雙目,卻是有著森寒在閃爍。

    “你以為...你還有機會嗎?”

    低低的聲音,在他的心中響起。

    下一瞬,周元眼神陡然森冷,光影呼嘯速度暴漲,最終終于是在那無數道緊張無比的目光下,呼嘯落下,與那天魔蟾虛影,碰撞在了一起。

    轟隆!

    碰撞的瞬間,狂暴得無法形容的源氣沖擊波肆虐開來,巨峰之上,一層層堅硬無比的地面被不斷的掀起。

    一片片森林被摧毀,化為平地。

    整個峰頂,仿佛都是在這一刻,被削平了。

    那種恐怖的源氣風暴,肆虐了足足數十息的時間,方才漸漸的消散。

    而天地間幾乎所有的目光,都是在這一刻,投向那碰撞的源頭處,他們知曉,周元與金蟾子的勝負,將在此時分出。

    兩人不論誰勝,那么都將會影響圣宮與蒼玄宗之爭。

    而在那無數人屏息靜氣間,峰頂的煙塵漸漸的散去,首先落入眼中的,是那滿目的狼藉,半個峰頂,幾乎都是在此時崩塌。

    不過峰頂上沒有一塊完整石頭的存在,因為全部都被那種沖擊波化為了粉末...

    在那狼藉的中心處,兩道身影背對而立。

    無數人大氣不敢出一聲,這般模樣,究竟是誰贏了?

    在那漫天死寂中,峰頂上,身披銀甲的身影微微顫動一下,然后銀甲猶如是開始了融化,化為液體收縮,迅速的縮回了周元的體內。

    噗嗤。

    一口鮮血從周元的嘴中噴了出來,他的身軀踉蹌了一下,不過終歸沒有倒下去,先前那種碰撞,就算是他有著銀甲護體,也是未曾完全的化解。

    他抹去嘴角的血跡,此時的他,正面不遠處,便是那座神秘的玉璧。

    他凝望著玉璧,片刻后,方才淡淡的道:“金蟾子,你我恩怨就此了結。”

    之前的襲殺以及后來的設計夭夭,今日就算是徹底了結了。

    在其背后,金蟾子微微張了張嘴,他那金色的豎瞳中有些茫然,但更多的是難以置信,嘶啞的聲音,從嘴中艱難的傳出來:“怎,怎么可能?”

    “沒什么不可能的。”周元面色蒼白的笑了笑。

    金蟾子咬著牙,道:“我圣宮終有一日,要滅了你蒼玄宗,到時候,這蒼玄天,便是我圣宮為王!”

    “不管有沒有那一天,你金蟾子都見不到了。”周元漠然的道。

    他袖袍輕輕一揮,一股勁風,卷向金蟾子。

    咔嚓!

    勁風呼嘯而過,金蟾子的身體之上,便是出現了一道道細微的血痕,血痕很快就蔓延了他的身軀,最后終于時候轟然一聲,爆裂開來。

    鮮血四濺。

    山外,一片死寂。

    無數人都是驚駭欲絕的望著這一幕,金蟾子的身軀爆碎,顯然是未曾抵擋下先前周元那搏命般的一擊...

    那也就是說,圣宮金蟾子,那位在圣子榜上排名第五的猛人,就這樣隕落了?

    無數人目光恍惚,有些難以接受。

    不過很快的,他們的目光轉向了那峰頂上依舊屹立的年輕身影,他們面容復雜,因為他們知道,此事傳出,必然會震動蒼玄天。

    而周元之名,也將會人人皆知。

    只因這般戰績,委實太過震撼人心。

    蒼玄宗首席周元,于玄源洞天第七峰頂,斬殺圣宮圣子金蟾子。



親,點擊進去,給個好評唄,分數越高更新越快,據說給新筆趣閣打滿分的最后都找到了漂亮的老婆哦!
手機站全新改版升級地址:http://m.xbiquge.la,數據和書簽與電腦站同步,無廣告清新閱讀!

安卓版千炮捕鱼联网版 安徽快三中奖规则 山东十一选五全天计划 美国股市行情 三码中特全免费公开 福建11选5预测 牛彩湖北快3走势图 江西11选5走势图彩经网 二分时时彩计划网站 福建体彩31选7中奖规则 股票下跌 股票融资工具ˉ杨方配资 快三甘肃快三 北京pk赛车开奖记录 一般人炒股能赚钱吗 贵州快三基本走势图一定牛 pk10官网